發現阿裡巴巴:楊致遠做出矽谷史上最掙錢投資



在楊致遠位於美國加州帕洛阿爾托的私人投資公司裡,他帶我稍稍參觀瞭一下這裡的大會議室。會議室裡點綴著他在矽谷打拼這20年以來收到的一些禮物以及拍攝的一些照片。這位現年45歲、身為億萬富豪的雅虎(Yahoo)聯合創始人在一張矮桌前停下瞭腳步,桌上放著一件玻璃制作的投融資項目紀念品。

“唔,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他湊上前去端詳瞭一下,查看上面標記的日期——2012年9月。“這是……這是我離開雅虎之後收到的。我想這是我在雅虎工作期間進行的最後一樁交易。”

那塊紀念品紀念的是雅虎做出的一項商業決定——可能是該公司有史以來最愚蠢的商業決定之一。雅虎董事會同意以每股13美元的價格將5,230萬股阿裡巴巴股票(相當於雅虎持有的半數阿裡巴巴股份)回售給阿裡巴巴。楊致遠當時並不是那麼迫切地想要賣掉阿裡巴巴股份。但不管怎樣,雅虎這樣做瞭。當時他已經退出雅虎董事會。果不其然,阿裡巴巴上個月的首次公開募股(IPO)震撼瞭全球市場。目前這傢中國電子商務巨頭的股票價格約為90美元。現在雅虎還持有阿裡巴巴16%的股份,價值360億美元,但也由於那次股份回售而在阿裡巴巴的IPO中少賺瞭大約355億美元,這個數額差不多相當於雅虎目前的整個市值。

楊致遠換瞭個話題,轉向附近的一張照片說:“斯坦福大學!你知道,我是徹頭徹尾的斯坦福大學生。”

所有雅虎的紀念品在哪裡呢?楊致遠笑瞭笑,說:“我們來這裡是工作的。這裡不是博物館。我覺得這是一個讓我們向前看而不是頻繁追憶過去的地方。

這就是楊致遠的獨特之處:謙遜,像超級工程迷那般泰然自若。當我們編寫(或改寫)矽谷正史時,將很難判斷楊致遠的以下成就中哪一項更大——是創辦雅虎?還是早早就在阿裡巴巴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CEO)馬雲身上押註?

九年前,在擔任雅虎CEO之前,楊致遠拿出瞭雅虎的10億美元資金,投資換取馬雲這傢公司的三成股份。他知道,有朝一日這筆資產會值大錢,而且當2008年微軟(Microsoft)CEO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向他提出收購要約時,他拒絕把雅虎出售給微軟,這個決定讓他失去瞭雅虎CEO的職位。雅虎現任CEO瑪麗莎·梅耶(Marissa Mayer)可以做她想做的任何事情來粉飾公司門面,但華爾街已經把她執掌的雅虎業務的價值降到瞭零點。雅虎現在淪為瞭曲線投資阿裡巴巴的替代品,而這全都是楊致遠當年的功勞。

他聳瞭聳肩,說:“我並沒有做任何事情。”他把一切歸功於馬雲及其副手蔡崇信。“打造出阿裡巴巴這傢公司的是他們,又不是我。”

但猜猜看,誰在阿裡巴巴上市後台中頂級月子中心的董事會中得到瞭一個席位呢?除瞭楊致遠之外,沒有一名新董事是雅虎的人。他清醒的頭腦以及早期就對阿裡巴巴持有的信心,使得外界對他作為矽谷新的東-西方權力攬客的角色有瞭全新的認識。

阿裡巴巴以及中國、韓國和日本的一批公司,比如百度、騰訊、移動信息應用開發商LINE、韓國互聯網門戶網站Naver以及日本電商樂天(Rakuten),都開始在美國境內加緊實施商務、即時通訊、遊戲和搜索領域的收購計劃。楊致遠在亞洲科技圈裡擁有深厚的人脈關系,他將會在這方面給馬雲及其他亞洲企業傢指出在美國拓展的正確方向。今年早些時候,位於加州山景城的即時通訊應用公司Tango獲得阿裡巴巴的2.15億美元投資,並給予其10億美元的估值。在此項交易中,楊致遠通過他和馬雲副手的交情給予瞭幫助。

自從離開雅虎以來,楊致遠已經通過他的投資公司雨雲創投(AME Cloud Ventures,AME的發音是“ah-meh”,在日語中的意思是“雨”,意味著楊致遠最初對雲計算領域的初創公司感興趣),為50多傢初創公司提供瞭資金,其中包括生產力應用程序開發商Evernote、社交閱讀平臺Wattpad以及即時通訊應用公司Tango。

楊致遠身為超級天使投資者的這個新角色,讓他有機會擺脫自己作為被奪權的商業大亨的名聲。在他執掌期間,雅虎不斷地把搜索和廣告市場上的份額輸給谷歌(Google)。而且,2006年,雅虎猶豫不決地出價10億美元收購Facebook,結果遭到對方拒絕,由此而讓Facebook從自己的手指間溜走。

如今,他在雅虎度過自己人生重要階段的痕跡,隻有他頭發中的少許灰白,他賬上的20億美元(楊致遠在福佈斯2014美國富豪榜上排名第324),以及那塊被遺忘的玻璃紀念品。楊致遠抿瞭口綠茶,說:“我想回到接近企業傢身份的工作上。”他連續一個小時沒有理會自己的手機。

“我希望能夠按照自己的節奏做事,出些錯誤而沒有人會在意。觀察我的人說我現在更加快樂瞭。”從許多方面來說,他也更加有影響力瞭。

楊致遠出生於中國臺灣省的臺北市,在他兩歲時,父親因患肺病過世,留下身為英語兼戲劇教員的母親來撫養楊致遠和台中產後之家他的弟弟。1970年代末,當臺灣看起來好像會與中國大陸統一的時候,她帶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移居美國加州聖何塞,那年楊致遠才10歲。楊致遠把自己的英文名字從“致遠”兩字的臺式拼音“Chih-Yuan”改成“Jerry”(傑瑞)。當母親外出工作時(向其他移民教授英語),是由祖母和住在聖何塞周邊的其他親戚來照顧他。

楊致遠自己薄弱的英語水平讓他在整個高中期間偏好數學和科學學科,這也讓他組裝出瞭自己的第一臺電腦,進而入讀斯坦福大學(Stanford)的電機工程課程。在那裡,他和雅虎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大衛·費羅(David Filo)形影不離。1994年1月,他倆創建瞭網站“傑瑞和大衛的萬維網指南”(Jerry and David’s Guide to the World Wide Web),幾個月之後,他倆將這個最初十分粗糙的鏈接目錄網站更名為雅虎。

如果一位名叫孫正義的日本電信大亨在1995年沒有繞道山景城去和楊致遠和費羅坐下來談談的話,那麼雅虎與阿裡巴巴的偶然聯系就永遠不會發生。

當時孫正義的軟銀集團(SoftBank)剛剛收購瞭側重於計算機行業的出版公司齊夫-戴維斯集團(Ziff Davis),後者在被收購時正計劃向雅虎投資,但現在由於被孫正義收購而無法進行這項投資計劃。據《志向高遠:孫正義傳記》(Aiming High- A Biography of Masayoshi Son)所述,當時孫正義住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套酒店房間裡,他向他的行政助理井上雅博(Masahiro Inoue)詢問對楊致遠的這傢初創公司的看法。

井上說:“這是一傢互聯網公司,我認為這傢公司不錯。”

第二天,孫正義前往山景城,和這兩位年輕的雅虎聯合創始人一起吃外賣披薩和汽水。後來軟銀投資瞭200萬美元,換取雅虎5%的股份,然後在1996年和1998年又先後投資瞭1台中產後月子.05億美元和2.50億美元,一度最多持有雅虎37%的股份。

軟銀集團創始人孫正義(Kiyoshi Ota/Bloomberg)

與此同時,楊致遠收到多傢日本公司發來的許多建議書,他們想要在日本創建第一個門戶網站。大約在孫正義向雅虎做出第一筆投資的一個月之後,井上雅博再次拜訪楊致遠。他並沒有帶去有關正式建議書的任何文件,所以隻是當面提出建議。據《志向高遠:孫正義傳記》所述,當時他告訴楊致遠說:“讓我們來創建雅虎日本(Yahoo Japan)吧。我們可以從兩、三個人起步,然後如有必要,再增加人手。”

井上雅博想要迅速行動起來,這很合楊致遠胃口,於是他倆握手敲定此事。次月,雅虎和軟銀成立瞭他們的合資企業雅虎日本——這是日本第一個真正的門戶網站,然後在接下來的4月,利用雅虎的搜索引擎開始投入運營。井上雅博成為雅虎日本的總裁。

正當雅虎日本的客戶以百萬級的速度增長之際,楊致遠在1997年第一次來到中國大陸。中國外經貿部的一位低級職員被指派陪同楊致遠參觀長城。這個人的名字叫馬雲。馬雲曾當過英語老師,之前創辦過一個在線企業名錄——中國黃頁(China Yellow Pages),但以失敗告終。

楊致遠說:“馬雲是我在大陸認識的第一批人之一。”

在徒步遊覽長城的途中,他倆一見如故,談論瞭互聯網的發展。“他對互聯網的現狀以及未來可能如何發展非常好奇。”幾個月之後,馬雲按照把中國企業與世界其他地區連接起來這個宏大而又相當模糊的計劃,開始建立另一傢初創公司。他給這傢公司起名為阿裡巴巴。

到瞭1999年春季——那時正值互聯網泡沫處於鼎盛期,雅虎已經迅速發展成為地球上最受歡迎的網站之一,而孫正義一度差不多和比爾·蓋茨一樣富有。相比之下,馬雲的阿裡巴巴公司還微不足道,隻有為數不多的一幫人在他位於杭州的寓所裡努力創業。

但是,孫正義在定期尋找新的投資目標期間發現瞭馬雲。孫正義回憶說,在第一次拜訪馬雲之後, 他喜歡“馬雲的眼神”以及他“動物般靈敏的嗅覺。這和我們投資雅虎時的感覺相同——那時雅虎還隻有五六名員工”。孫正義向阿裡巴巴投資瞭2,000萬美元,而且到最後在該公司的持股積累到37%,即使這期間互聯網泡沫的破滅抹去瞭軟銀99%的市值以及孫正義自己將近九成的凈資產。

盡管受瞭點傷,但孫正義和雅虎在互聯網泡沫灰飛煙滅中經受住瞭考驗。雅虎CEO蒂姆·庫格爾(Tim Koogle)辭職,由好萊塢大亨特裡·塞梅爾(Terry Semel)接任。塞梅爾領導瞭一段業績強勁增長的時期,但最終面對谷歌的搜索廣告機器,耗盡瞭推動業績增長的動力。雅虎很早就試圖開發亞洲市場,建立瞭一個中國門戶網站,這個網站先是把美國網站上的內容翻譯成中文,然後收購瞭中國本土瀏覽器公司3721,以此在中國互聯網市場上取得立足之地。但這兩項策略都未能吸引中國本土用戶。

2005年5月,楊致遠最終促成瞭雅虎唯一可取的舉措。楊致遠和馬雲被邀請參加在加州圓石灘舉行的中國和矽谷的第一屆首席執行官峰會。馬雲差點沒有來,因為那時適逢中國的黃金周假期。峰會組織者兼創投人鄧鋒打電話給馬雲,讓他改變主意。

“我們真的認為你應該來,”鄧鋒勸他說,“這裡可以發生許多事情。”馬雲在最後一刻同意參加。

那次活動中最耀眼的明星人物是搜索巨頭百度的CEO李彥宏。盡管馬雲的初創公司已經擴大到2,400 名員工以及5,000萬美元銷售額的規模,但阿裡巴巴的未來看上去還不確定。eBay在兩年前收購瞭馬雲的拍賣網站競爭對手易趣網(EachNet),一時間主導瞭中國市場。據出席那次峰會的人士透露,馬雲當時需要資金,並且希望通過與李彥宏會晤來獲得資金。

第四天,楊致遠順道參加瞭那次峰會,和與會朋友打高爾夫球,也想和百度談談。據一位親耳聽到李彥宏原話的與會者說:“李彥宏說他不會與馬雲做這筆交易。因為百度的規模已經相當大瞭。”

2005年,在加州圓石灘召開的中國科技行業高管峰會。圖中從左到右依次為:網易創始人丁磊、百度CEO李彥宏、楊致遠以及一位不知其名的與會者。楊致遠最初找百度CEO商量,想和百度建立合作關系,但未能如願。(照片來源:華源科技協會)

馬雲站在高爾夫球場外,而渴望成為百度IPO承銷商的投行高管們爭相與李彥宏一起打高爾夫球。不會打高爾夫的馬雲甚至發現自己成為眾人戲弄的目標,其他與會代表押註100美元,賭哪隻菜鳥可以把球打得最遠,是瘦弱的馬雲還是較為健壯的UT斯達康(UTStarcom)創始人吳鷹?當時UT斯達康已經獲得瞭軟銀的風投融資。

大部分的賭註都押在瞭吳鷹身上。馬雲看著他揮桿擊球好幾次,當吳鷹終於擊中球之後,球沒有被擊出多遠。馬雲隻需用球桿輕觸一下球,就可以讓所有人感到意外,並且贏得賭註。這仿佛是一個無意中泄漏瞭命運的天啟,預示瞭後來馬雲在國內與易趣網的競爭結局會如何。

在那天晚些時候舉行的雞尾酒會上,楊致遠開始與八年前給他當過導遊的馬雲交談。有些人猜測,他倆的會晤受到瞭孫正義的間接撮合,但楊致遠不願對此置評。

不久,在牛排海鮮晚宴開席之前,他倆就悄悄地通過露臺門溜瞭出去,前往海灘——走五分鐘就到瞭那裡。在30分鐘之內,他倆談論(基本上使用普通話)瞭如何建立合作關系,而這個合作關系後來改變瞭他們兩傢公司的命運。

在接下來的幾周內,雅虎管理層推出瞭“圓石計劃”(Project Pebble),探索如何與阿裡巴巴建立合作關系。楊致遠早先曾經力促雅虎建立一個與阿裡巴巴相競爭的電子商務網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瞭誘使馬雲坐到談判桌前。

這個策略奏效瞭。當阿裡巴巴表示有興趣與雅虎合作時,雅虎的幾名高管迅速飛赴中國。楊致遠和塞梅爾直接與馬雲會晤,而雅虎首席運營官丹·羅森斯威格(Dan Rosensweig)、首席財務官蘇·德克爾(Sue Decker)以及首席戰略官托比·科佩爾(Toby Coppel )則見瞭蔡崇信。

馬雲後來告訴創投人鄧鋒說:他從來沒有想到會在加州圓石灘上與楊致遠商談。鄧鋒回憶說:“不知怎的,他倆就聊瞭起來,然後發現這是個好主意。於是他們很快就拍瞭板。”

楊致遠拒絕談論他是如何與馬雲建立合作關系的,但對他而言,這並非易事,因為他身為臺灣裔美國人,是在矽谷長大的,而大陸的絕對大多數商界精英則都是本土大學的畢業生。“中國的生態系統實際上並不是楊致遠的自然棲息地,”曾在2005年幫助帶領谷歌投資百度的律師卡門·張(Carmen Chang)說,“這意味著他必須更加努力。”

意外的收獲:2005年,馬雲宣佈雅虎向阿裡巴巴投資10億美元。在他身後顯示的是1997年他和楊致遠在中國長城拍攝的一張照片,當時馬雲是中國政府雇請的一名導遊。(路透社/Claro Cortes IV CC/TC)

這支雅虎代表團具體討論瞭一項提議:他們會投入10億美元現金,加上來自雅虎中國價值7億美元的資產,來換取阿裡巴巴高達40%的股份,而軟銀和現有管理層各持有30%的股份。

這筆交易極其復雜,而雅虎和馬雲好幾次差點退出。在今年3月的一次CEO大會上,馬雲回憶說,當時楊致遠請他在一傢日式小餐館吃飯,並且在喝過一杯日本清酒之後說服瞭他。

雅虎投資阿裡巴巴的這筆交易看上去總是有點冒險。甚至楊致遠最開始也必須經人勸說才決定去做這筆交易。當時阿裡巴巴的一半市值歸因於在線支付服務平臺支付寶,以及用來對抗易趣網的電子商務網站淘寶網。當時這兩塊業務都在虧錢。但楊致遠說,他被創始人馬雲的魅力所傾倒。

“一旦你遇到一個像馬雲那樣的創業者,你就會隻想確保自己押註在他的身上,”他說,“這並不是一個很難做出的決定。”

2005年9月,馬雲、楊致遠在海灘上散步30分鐘之後返回聚會現場,他倆的這次隨意交談改變瞭他們兩傢公司的命運(照片來源:華源科技協會)

在此項交易宣佈之後,分析師們紛紛提出質疑,但雅虎的員工團隊——隻有這一次——都對這次的交易心悅誠服。裡奇·萊利(Rich Riley)曾在雅虎擔任執行副總裁,現在經營音樂識別應用Shazam。他說:“每一位雅虎員工都認為這筆交易非常明智。像中國這樣的市場,已經證明很難讓西方國傢公司占得領先地位,而這筆交易似乎是實現這個目的的一個巧妙方式。”

確實如此。原本看起來像是會扼殺阿裡巴巴的易趣網,結果卻和那位在圓石灘上向高爾夫球胡亂揮桿的健壯對手一樣表現糟糕。eBay的管理層堅決要求在加州聖何塞遙控易趣網這傢中國公司,要求這傢拍賣網站收取3%的交易服務費,並且按照eBay的技術實現標準化,這些決定使得該網站放緩瞭增長步伐。對於這些,馬雲都放在眼裡,並且從中吸取瞭經驗和教訓。

憑借從雅虎那裡獲得的10億美元資金,阿裡巴巴延遲瞭交易服務費的收取,從而促使商傢紛紛逃離易趣網,轉投費用較為便宜、速度較快的淘寶網。到2007年春季,淘寶網已經占據瞭中國在線拍賣市場82%的份額,而易趣網隻剩下7%。

但對於雅虎而言,美國國內的競爭局勢卻有些不妙,雅虎股價持續下跌,而驅動業績增長的動力正在轉向谷歌。2007年6月,塞梅爾被罷黜,由楊致遠出任臨時CEO,但在他有機會策劃復興計劃之前,雅虎就已經被拉進一場又一場地獄般的談判中。2008年2月,微軟提出要以每股31美元收購雅虎,交易總價值為446億美元,這比雅虎當時的市值高出62%。在楊致遠拒絕以低於每股37美元的價格出售雅虎之後,諸如卡爾·伊坎(Carl Icahn)等投資者對此深感不滿。由於雅虎股價大幅下挫,2009年1月,楊致遠被迫交出CEO大權,由前歐特克公司(Autodesk)CEO卡羅爾·巴茨(Carol Bartz)接任。同年5月,微軟撤回對雅虎的收購要約。

楊致遠繼續擔任雅虎董事,並且保持與中國的合作關系,但批評者對他口誅筆伐,指責他沒有阻止馬雲在2011年將支付寶業務分拆出去。投資者開始懷疑雅虎最大限度利用自身亞洲資產價值的能力。積極參與型投資者丹·勒佈(Dan Loeb)在一場股東代理權爭奪戰中獲勝,奪取瞭三個董事會席位。他呼籲罷免楊致遠,最終在2012年1月如願以償,同月,楊致遠辭去自己在雅虎、雅虎日本和阿裡巴巴擔任的所有董事會職務。

馬雲一直想要回購他出售給雅虎(和軟銀)的阿裡巴巴股份,並為此不斷做工作。當時雅虎新任CEO斯科特·湯普森(Scott Thompson)倒是很樂意促成此事,即使僅僅是為瞭安撫勒佈並且保住他的職位。他吩咐他的首席財務官(CFO)、接替楊致遠擔任阿裡巴巴董事的蒂姆·莫爾斯(Tim Morse)制定出阿裡巴巴股份出售方案。

不過,湯普森在CEO職位上坐得不夠久,未能看到這筆交易的完成;勒佈揭露湯普森學歷造假,由此罷黜瞭湯普森。2012年9月,雅虎向阿裡巴巴回售瞭其持有的半數股份,稅前套現71億美元,合每股13美元。(整整兩年之後,阿裡巴巴股票在上市首日報收於近94美元。)

“從某些方面來說,美國人被耍瞭,”對沖基金經理、雅虎投資者埃裡克·傑克遜(Eric Jackson)說,“當時雅虎驚慌失措,而孫正義低頭不語。如果楊致遠還在雅虎的話,那麼他也會有足夠長遠的眼光,牢牢抓緊阿裡巴巴股份不賣的。”

現在,作為一名外部觀察人士,楊致遠聲稱自己“不知道”雅虎CEO瑪麗莎·梅耶應該如何用掉她通過在阿裡巴巴IPO中套現部分股份而新近獲得的所有現金。有人說,她應該把這些現金投資於諸如財經和體育等已經成功的內容頻道上,或者與諸如騰訊和百度等亞洲公司達成更多的合作關系。盡管她已經做瞭相當多的工作,但Facebook、谷歌、Twitter仍在繼續蠶食雅虎的廣告收入。據市場研究機構eMarketer報告,雅虎在全球數字廣告收入中占據的份額預計將會從2012年的3.4%下滑至今年的2.5%。

楊致遠說,他和瑪麗莎是朋友,但並不經常聯系。“我不想參合雅虎內部的事情。我不想獲得內幕消息。我不想知道會把我卷入雅虎內部的任何事情。”

當被問及他對梅耶的信心時,他猶豫瞭一下,說:“她來自於谷歌,擁有合適的資歷。”然後補充說:“她是第一次擔任CEO。”楊致遠似乎更願意提到至今仍在雅虎的隔間裡辦公並擔任董事的好哥們大衛·費羅,“這給予瞭我最大的安慰。”

他說,對於雅虎而言,阿裡巴巴是“一個很好的緩沖器”。在阿裡巴巴位於杭州的總部大樓裡,墻上仍然掛著1997年楊致遠和馬雲在長城拍攝的一張照片。

對於考慮進入美國的亞洲初創公司而言,楊致遠的雨雲創投基金仿佛已成為一處“旅遊景點”,不過楊致遠不會資助它們當中的任何一傢公司,除非這些公司計劃搬到舊金山灣區。目前有足夠多的亞洲資本在流進來,因此他用不著離開帕洛阿爾托的傢太遠。

雨雲創投的董事總經理尼克·亞當斯(managing director)負責中國方面的投資事宜。他花費瞭五年的時間,在中國和印度創辦公司,而且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在他的各種關系中:他還為中國的雲基地(Cloud Valley)負責業務發展,雲基地是一個龐大的孵化器,為北京周邊地區的雲計算初創公司提供服務,由互聯網大亨田溯寧(Edward Tian)領導。田溯寧曾經把亞當斯和楊致遠介紹給生產力應用程序開發商Evernote,之後他倆在2012年春季(就在楊致遠離開雅虎之後)都參與瞭一輪總額為7,000萬美元的融資。

楊致遠身處在亞洲和矽谷之間人脈關系網絡的許多節點上。2013年,他加入聯想集團(Lenovo)董事會,擔任沒有投票權的觀察員。一年後,他在幫助這傢中國計算機巨頭以30億美元從谷歌手中收購摩托羅拉手機業務的過程中發揮瞭積極作用。

聯想集團CEO楊元慶說:“(楊致遠)具有獨特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們明白,我們如何可以與矽谷的創新群體搭建相互聯系的橋梁。”

楊致遠預計將會有更多的亞洲資金湧入美國科技產業。他指出:“中國平均每周就會設立一個新的投資基金。”現在移動信使是熱門的投資領域。在Facebook突然出擊,斥資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之前,騰訊曾一度有興趣向WhatsApp投資100億美元。

今年早些時候,楊致遠促成瞭亞洲在美國移動信使領域的第一筆成功投資:他把阿裡巴巴介紹給自己投資的公司之一Tango,該公司擁有2億多註冊用戶。雖然阿裡巴巴擁有其自己的移動信使平臺——來往,但它想在中國境外也擁有一個這類平臺,因此在今年3月向Tango投資瞭2.15億美元,給予後者10億美元的估值。

楊致遠聳瞭聳肩,說:“我在其中並不需要做很多努力。”

楊致遠目前擔任企業軟件巨頭Workday的董事,並且是斯坦福大學校董會副主席。他指出,矽谷將從亞洲那裡台中月子中心餐點獲得的不僅是資金,而且還包括新的商業模式。

他說:“中國的互聯網已經發展到不隻是復制美國各種互聯網服務的地步。”諸如阿裡巴巴等科技豪強們已經能夠“跨越亞馬遜和eBay不得不竭力應付的一整代支付物流和商務模式”,而且他們會利用客戶的反饋信息,每月進行數次產品更新。

中國旅遊網站世界邦是楊致遠在亞洲投資的少數幾傢公司之一,這傢由雅虎中國第一任總經理創辦的初創公司向遊客銷售自動化、可定制的旅行計劃。“在中國,隨著人們擁有更多的消費能力,他們需要感覺到‘我們並不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問題在於你能不能開發出滿足這種個性化消費趨勢的服務和產品?”楊認為,這種量體裁衣式的軟件開發模式可以在企業信息技術(IT)或教育領域裡引起一場轟動。

楊致遠投資的另一傢公司是矽谷C2C移動電商平臺Wish,這個平臺正在效仿中國電商應用程序所獲得的成功,這些應用程序把令人眼花繚亂的一系列商品直接發送給顧客。購物者通常在他們的手機上使用Wish提供的這項服務,用以分享或收集令人感興趣的產品——就像圖片社交分享網站Pinterest那樣,但更偏向於購物。到目前為止,該公司已經募集瞭7,900萬美元。他說:“他們正在開始滿足客戶購物清單上的這些需求,從洋娃娃到五磅重的小熊軟糖,因此突然之間,他們開始創造大量的需求,而且他們的部分商傢來自於中國。”

楊致遠還一直通過藝術品來增進他的東西方合作誠意。




他在孩提時代曾經被強迫練書法,但大約就在他與馬雲和孫正義等當代亞洲社交網絡領袖建立友好關系的同時,他再次被書法藝術所吸引。楊致遠說,書法作品和社交網絡很相像,因為古時候中國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精英文人會彼此在對方的作品上題字,甚至在某些卷軸上加台中坐月子中心價格上旁註和點評。

他收藏的200幅中國書法作品,沒有一幅掛在他的辦公室裡或者傢中。

這些書法藏品在舊金山和紐約展出之後,將存放在舊金山灣區的儲存設施裡。當楊致遠一邊談論他的藝術收藏品,一邊抿著綠茶的時候,不難看出這種相似之處,因為他把自己重塑成為矽谷的中國信息分享者:“我是一名保管人,在我擁有這些書法作品的幾十年裡守護這些文化珍品。”

譯 陳瑋 校 李其奇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優惠本舖

tyar2n78a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