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剛滿1個月,他的副手彭斯(Mike Pence)、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與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本週接連前往布魯塞爾、波昂與慕尼黑訪問,目的是要安撫對川普言論感到憂慮的歐洲盟邦,向他們保證川普政府對歐洲的承諾與以往不變。但白宮這次的歐洲公關活動,似乎無法消除歐洲盟邦對川普政府的焦慮。

◎彭斯油煙處理器訪歐 安撫盟邦

美國副總統彭斯本週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接著與歐洲主要領袖會面,他在川普對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不斷釋出善意,令歐盟各國感到困惑之際,向歐洲盟邦重申美國對歐洲的政策不變,並會讓俄國對烏克蘭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

8年前,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訪問歐洲時,曾向盟邦承諾美國會重新調整與俄國的關係,盟邦相信拜登做出的承諾。

但是彭斯這次到慕尼黑發表演說之前,出現了一個致命障礙:即川普任命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油煙處理hael Flynn),因為在川普就任前與俄國大使通電話時,談到川普上任後可能取消對俄國的制裁,疑似洩露國家機密,遭到美國朝野嚴厲抨擊,最後黯然辭職。

佛林事件讓歐洲盟邦更擔心川普政府會更加朝俄國一方傾斜,甚至棄歐洲於不顧。

◎口頭安撫 缺乏合作內容

除了彭斯,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15日前往布魯塞爾訪問、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國防部長會議時,告訴盟國,北約組織不是「過時」的組織,這與川普先前在競選總統時,批評北約組織已不合時宜的說法完全相反。馬提斯是想藉此安撫歐洲盟國。

但是歐洲外交官員、政治人物與政論家認為,若是馬提斯與彭斯訪問歐洲的目的,是要向盟邦再次保證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軸與以往完全相同,那麼他們此行似乎未能達成這樣的目標。

在聽完彭斯於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演說後,德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前主席波蘭茲(Ruprecht Polenz)說:「我們在這裡聽到的,不是要讓我們安心。」他接著說:「(彭斯)完全沒有談到我們未來要如何一起合作,攜手向前邁進。」

◎彭除油煙機斯影響力薄弱 難取信盟邦

美國國防部前主管國際事務助理部長、現任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高級顧問的查列特(Derek Chollet)表示:「彭斯此行原本就不輕鬆,而且在被人質疑他在白宮圈內缺乏影響力的情況下,訪問行程就更加地困難。」

不過,彭斯為了破除歐洲盟邦對他個人影響力的質疑,在他這趟歐洲訪問行程中,不斷的強調他是代表川普發言。

彭斯甚至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20分鐘演講中,提到川普的名字多達19次。美國知名保守派評論家、歷史學者凱根(Robert Kagan)對此諷刺的說,彭斯的演講像是「機器人對有權勢的人敬禮」一般,讓人更加質疑他究竟能夠決定多少美國的外交政策。

◎外交政策走向不明 讓人莫衷一是

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同黨盟友布若克(Elmar Brok)指出:「彭斯、馬提斯和提勒森能到歐洲訪問,並談到跨大西洋關係與北約組織的重要性,這是好事。」

但布若克接著說,「我們不知道明天早上推特又會寫些什麼」。他指的是川普喜愛餐廳油煙處理透過社群媒體推特,談論他的政策走向,並經常與部會首長的發言背道而馳,讓人莫衷一是。

設於布魯塞爾的艾卡諾智庫(Elcano think tank)外交政策分析師史佩克(Ulrich Speck)就明白點出川普政府外交政策的最大問題,那就是誰才是政策規劃的主角。史佩克說,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曾問過,若是他遇到廚房油煙處理與歐洲有關的難題時,他應該要打電話給誰?

這個難題反過頭來回到歐洲身上,史佩克說:「現在是歐洲要問,若是他們要跟美國談問題,應該要找誰呢?」

若川普無法在外交政策上出現明確的主導人物,政府說法也無法口徑一致的話,那麼,無論有多少美國官員、甚至川普本人到歐洲訪問,恐怕都很難消除歐洲盟邦對川普政府的焦慮與不安。

2F155E4020C0F64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優惠本舖

tyar2n78a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